人生是虚空的虚空

张艺谋是最早主动交融了“主流文化”、“知识分子文化”、“市场文化”的艺术家。当田壮壮因“文革”题材而屡屡触礁,陈凯歌自闭于精神母体不可自拔时,他却总能趋时而动。尽管他本人或许对消费文化的前景并不乐观,仍做出了顺应潮流的选择。

这句话是我在看韩版《步步惊心》时学到的,听到一代英明的王弥留之际仅留下这样的话,我的脑袋一瞬间是放空的,人生可不就是虚空的虚空么?

这一选择让他赚足了钱。有人称他为“赚钱机器”。这对于一个从事电影艺术的人来说,是褒更是贬。1996年后,他的作品有意无意更贴近宏大主题。什么是主流,什么是时代精神,或许本身是个模糊暧昧的概念,但张艺谋能敏感地找到契合点,在“张氏风格”包装之下,《有话好好说》,讲的是“和谐”,《一个也不能少》,讲的是乡村教育,《英雄》讲的是“和平”,歌剧《图兰朵》虽然塑造了一个因仇恨而变得冷酷的公主,结局还是爱战胜了恨。在《黄金甲》结尾,成千上万的尸体被迅速拉走,清水冲洗掉血迹,地毯重新铺上,皇帝若无其事地归座,盛宴重开。即使展现人性中如此龌龊的一面,他也包裹在这个时代所青睐的恢弘与华丽中,不会如《活着》般灰暗、敏感、绝望。那是他唯一一部至今没有公映的作品,对他来说,任何教训有一次都足够了。

这位生前执着于权势,地位,责任,而舍弃了爱情的王,最后走的时候回忆过去,仿佛重来没有得到过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可我当时转念一想,如若这位王,当年舍弃所有只为了爱情,可能在死的时候,也会懊悔,也会觉得这一生过的相当遗憾,没有尝过权力的滋味,无法感受到拥有佳丽三千的虚荣,完全不可能名留青史,瞧,格局多么小!这一生好似没有波澜,多么虚空。。。估摸着,这位伟大的王还得感叹,人生是虚空的虚空!

如果说,当初张艺谋决定转型,是为了“活着”,为了混口饭吃,而如今,当他已经如日中天、无人可匹敌的时候,他似乎又已经离“活着”太远,而回不去了。他尝试着在《山楂树之恋》中重归质朴,却发现除了矫情和煽情之外,并未能和国人产生多少心灵的契合。他像吃过灵药的嫦娥,带着他的才华,飞升而去,在那个遥远的星球,独自演绎着他的华丽视觉盛宴。万众围观、瞩目,却始终可望不可及,始终无法触摸到观众的心,无法触摸到现实的大地。

可为什么小小的我,居然也会有这种共鸣感呢?我才不到30岁。。。。。。

张艺谋的每一部新片上映,观众都充满了期待。可观看之后,又都骂不绝口。或许不是因为观众跟不上他的步伐,而是因为“张国师”确实已经找不回《活着》的感觉了。

虽然我常常慨叹于,命运似乎对我不那么友好,她没有赐予我一副强健的身体,连普通人的都比不上,因此,到了每一个人生的特定阶段,我总是比较辛苦以及心里的煎熬总是比其他普通人更甚。可是,命运却又没有把我摒弃,我也只是身体比普通人弱了一点,甚至于说,我的生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可就是这么一点点“弱”,带给我的麻烦也不小,学业,家庭,事业掣肘时时发生,是的,我会感受到失落,彷徨,激愤,焦虑。。。。。。连老妈从小到大因为我身体弱对我颇多的关心都会让我不耐烦,我常常会一瞬间感觉到失去所有,什么对我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可也会留恋父母,丈夫,无法抛却留在我手中的责任。尽管我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尽管一个人无论活的久或长,尽管,一个人无论会在这世上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最后都将归于虚无。。。尽管,我知最后都是虚空的虚空,可是“我知”有何意义呢?

摘自评论

后来,我,就在今天下午,叔本华的《人生的智慧》根本读不下去,却被蒋廷黻《中国近代史》所吸引时,我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词儿“坦然”!两本毫无关联的书对不对?我甚至都没有读完,可是我瞬间感受到,我好像穿透了迷雾,我想我可以过的更“坦然”,幸福感主要依赖于我们平和与满足的心情,我知我境况,我亦了解别人的立场,凡事努力,但若结果不好,Let it go!

本文由万国彩票发布于音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人生是虚空的虚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