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时刻

这样一个晚上遇见Moonlight,和城市另一边的人同时看着。我问他,What r u doing,然后我们互相拍了各自的电视,对,就是Moonlight。

现下正是初秋,这部剧倒更适合在冬天里看。裹一张毛毯窝在沙发里,捧一杯热茶或咖啡,杯口的热度会在冰凉的空气里氤氲出白雾,便像是无边的寂静中,缓缓升腾的暖意。
富良野经秋入冬的时节,满地的枫叶,轻轻柔柔的雪。反复揉捏的陶土,烧着樱木的火炉。研磨咖啡豆的声音,悠悠远远的钢琴。森时计的勇吉,皆空窑的拓郎。
些许温暖,些许悲伤。像北国苍茫的雪原中映射的慵懒的阳光,像嬉笑怒骂里的生离死别。
剧情平和得就像生活本身,不问来处,不论因果。仅仅是描绘了在富良野的森林中静静流淌着的时间。但若循着时光回溯,便会发现所有的思绪流转和情感变迁都早在生活的细碎中串联成线——过渡自然,结构完整。
雪虫,拓郎,初雪,根雪,记忆,圣夜,息子,吹雪,伤痕,刺青,雪解。
1、
最近身边的姑娘常同我说起中午的怪声,指责得有理有据尖锐严厉,之后辗转发现我正是这声响的罪魁祸首(我错了=_=),向大家道歉的时候姑娘们只是惊讶于房间神奇的隔音效果和传音机制,谈笑中其乐融融亲密无间。当然,某种程度上这是为免尴尬而对熟人惯有的宽容,但即使抽去其中的圆滑成分,我们也或多或少存在这样一种倾向:当一件事离自己很远的时候,它会被看作一道是非题,每个人都禁不住去评判和定论;而当那件事近在檐灶方寸之间,它便成了一剂调味料,是茶余饭后的闲话家常。
因此,会觉得仓本聪老爷子不是从戏剧的角度来写这个故事,而是以生活的眼光——没有优劣取向,不带高下衡量。
水谷对妻子的谎言,克夫的寡妇,音成先生的离去,贷款公司职员的祭奠,懵懂莽撞的年轻夫妇,泷川先生的婚外情,嫁给黑老大的任性女儿,阿梓的敏感极端,勇吉和拓郎的隔阖……它们在时光里兀自悄然生长,就像四季的轮转,自然而然。
没有刻意去营造冲突与高潮,所有的挣扎坚强蜕变原谅都已在心中独立完成,见面只是一个仪式。一如拓郎和阿梓澄清误会,也像勇吉和拓郎的冰消雪解。
2、
森时计的铃铛迎来送往,新客与旧友带来了各自不同的故事。在蓝色花草纹的瓷杯里盛上半日的悠闲,心情便在这片安宁中舒展熨贴。
平淡,却并不无趣。
相同的情景里,暗自流动着不同的思绪,便因此构筑起了一种清冷的人情味,在北国的冬天,再合适不过。如同追忆父亲的旅客和探望儿子的老婆婆并肩看着窗外的山和雪,如同怀念初恋的竹马和嫁出女儿的父亲唱起的同样的歌。
剧里有明暗两条线,明线是客人们生活中的喜怒哀乐,暗线是老板对儿子的惦念和谅解。两条线都在季节的行进中有序地展开,说不好是暗线串起了明线的零散,还是明线牵动着暗线的延伸。
除了勇吉和拓郎之外,剧中还出现了另两对父子。看着师父同久未归家的儿子团聚时的欣喜,看着穿了圣诞亲子装的客人细微处的相互关怀,拓郎和父亲嘴角的笑与眼里的寂寞,如出一辙。
所幸富良野的厚重静谧足以温柔地包容一切,拓郎托朋子转交的马克杯,阿梓送出的成对的雪花银饰,勇吉悄悄放在陶件上的平安禦……一事一物渐渐堆积,不声不响地连接着父与子,也让他们拥有原谅过去和面对彼此的勇气。
 3、
很喜欢拓郎。不管是与父亲分开时背影中的倔强纤细,还是后来守在窑炉旁眉眼间的温和清冷。
他对朋子说:“当他决定辞职来富良野,我才知道他多么地爱妈妈。”
他对阿梓说:“请你理解他,他虽然严厉,但并没有恶意。”
这个孩子专注地塑捏陶坯,在距富良野一小时车程的地方,静止了时光,等待被原谅。或许正因如此,害怕被世界抛弃的阿梓才会在拓郎的身上学到坚强。
初雪那天,拓郎去森时计看望了父亲,偷偷地躲在树后,肩背微躬。勇吉进门后镜头转到拓郎的脸,那一瞬间的表情我记了好些天,委屈、悔恨、孤单、思念……千万种情绪都噙在了眼中,随泪水倏而落下。
勇吉也曾单方面见过拓郎两次,一次是匆忙逃离时的仓皇踉跄,一次是专心工作中的安静柔软。于是做父亲的,一次在惊讶中颤抖了嘴角,一次在动容里温和了目光。
山中的岁月,老板在与亡妻的对话中逐渐了解到他所不知道的拓郎,让模糊的儿子的概念逐渐变得清晰。
“拓郎很懂礼貌的,因为我好好地教过他了。”
“拓郎现在会在哪里?会有姑娘喜欢着他吗?”
“拓郎很有美术天贼的,还记得吗?看到他画的你的脸,你甚至从纽约寄回来一整套的绘画工具。”
“再见到拓郎的话应该会哭吧,我应该怎么向他解释自己的无情呢?”
勇吉和想像中的惠美在夜幕下聊着天,用粗糙的手指温柔地摩挲马克杯的杯沿。
勇吉对昔日的同事说,他在富良野的山中,有着一项名为“回顾”的事业,而拓郎在皆空窑,大约是在做一项叫做“道歉”的工作。于是,当他了解到父亲怨愤的源头,甚至用十分决绝的方式烙去了自己身上的刺青。
最后一集,森时计的铃铛声终于带来了拓郎,没有拉长视角,没有放慢镜头,就这样平静地走来,略带生疏地说着“好久不见”。并非我所预料的在新人赏的现场,父子俩含泪而视深情相拥的场景,只是说着家常泡着咖啡,将心底翻涌着的所有情绪悉数沉淀在富良野的暮色里,缓缓走向下一个春天。

这部电影如此奇幻,它很黑,却又充满黑的诗意,于是如同浸染了月色而变成蓝。如同你看着成人Chiron的眼睛,这个成为了街头混子的大块头,依然有深情而清澈的光。

真是难以言喻啊!当Jukebox响起Hello Stranger,我们好久未见,一个世纪了吗?长达一个世纪了吧?

本文由万国彩票发布于音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温柔时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