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
    一个汹涌的瀑布,暗蓝色的水瀑激起妖蓝色的水汽。这是《春光乍泄》里出现了两次的一个长镜头。我不明白。自由奔放的水从高处摔下来,溅到黎耀辉脸上,他一个人站在那里,独白:我想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一对。
    春光乍泄,一个关于同性恋的故事。
    梁朝伟饰演黎耀辉,张国荣饰演何宝荣。这两大最适合演王家卫电影的艺术家,汇聚在一起,讲述一个同性恋的故事。其实,那应该叫爱情故事的。如果把张国荣换成一个女的,这个故事也可以进行下去。同性恋,是不太为社会所容。问题是,王家卫把他们搬到阿根廷,而影片中的同性恋又似乎无处不在,酒吧里,电影院里,汽车里,尽是一对一对的男人在接吻(呕……好辛苦!),根本就是一个同性恋的大同社会,所以,他们的存在多了一份合理性,少了对抗。少了对抗就少了矛盾激化,也许同性恋这个元素只是王家卫一时的机巧。
    “黎耀辉,让我们从头开始。”
    黎耀辉承认这句话的杀伤力,因了这句话,他一次又一次地原谅何宝荣。何宝荣说厌倦了,要分开,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消失了。他在等候。他愿意的。他就是贱。他爱他。噢,这个句子写起来真别扭。
    何宝荣被人打伤,粗暴地敲黎耀辉的门。黎耀辉打开门,他瘫在他怀里。那一刻,黎耀辉觉得,他终于示弱了,他终于回来了。他心里是欢喜的,因为,可以照顾他。何耍小性子,大清早冷得要命竟拖黎耀辉去跑步。黎耀辉冻得发烧了,何宝荣还撒娇要他做饭。是不是人啊?这是爱情?是对他的测试?只想知道你心里有没有我。
    本来约好一起去看瀑布的。因为他们买了一盏灯,灯罩上有瀑布的图案,他们才决定去看瀑布。可是中途何宝荣就弃他而去了。他在等待。等他一起去看瀑布。
    可是何宝荣太游离了,伤好之后他喜欢上街,到外头四处逛。黎耀辉很没安全感,怕他又失踪。他甚至藏起了何宝荣的护照,不让他离开。后来……后来……吵架了,打架了,何宝荣离开了。
    何宝荣也许一直有恃无恐,他知道黎耀辉是爱他的,他敢于一次次离弃,是因为他知道黎耀辉会等他。可是黎耀辉终于不想再等了。他搬了家,他不敢再听到那句话,他怕自己又会心软。于是他一个人,去了瀑布。
    何宝荣在没有了黎耀辉的房子里。他收拾东西,擦地板,坐在黎耀辉坐过的椅子上。他发现了那盏灯,那盏灯黎耀辉一直没有扔掉。他把它擦干净,点亮,发现了潺潺流动的瀑布。那一刻他哭了,抱着被子就好像抱着假想的黎耀辉,他哭得伤心哭得后悔。我错了……我错了。我们说好,要一起去看瀑布的,可是,可是……
    其实我最喜欢的不是这个爱情故事。我喜欢里面那个小张,操一口台语,跟本片的粤语完全不搭调。他是个喜欢用耳朵听的人。他说,其实听比看好,比如一个人假装开心,可是声音装不了。他想去世界尽头看看,那是南美洲最南端的一座灯塔。他想把黎耀辉的不开心放在那里,于是他拿了个录音机给黎耀辉要他说几句话。他转身去玩,不想让黎耀辉太尴尬。梁朝伟捏着录音机,捂着脸哭了,没有说任何话。如果录音机能够录下他的心声,那一定会是:何宝荣,我好想你。
    小张是个比较跳脱的角色,清醒,这是我喜欢的。
    纠缠不清的感情,很麻烦,可又偏偏最常见。男人和男人的感情……其实,在精神上,他们与一般的异性恋无异。何宝荣是女的,黎耀辉是男的。可是在分手上,偏是何宝荣决绝。但到最后,最伤的,恐怕是何宝荣。感情,没有人会一直赢。
    n久以前,有个人跟我说,他很像梁朝伟,特别是眼神。今天我特意研究了一下,真的很像,连嘴唇和鼻子都像。很不幸的是,慧子一直说,梁朝伟真猥琐。
    回到香港以后,黎耀辉终于醒了,他说,像是做了一个梦。是的,一个冗长的梦。明知是梦还要沉迷,都是不得已。事如春梦了无痕,他不再见何宝荣,便是醒来。在阿根廷,他找过何宝荣,可是,那次偶遇他却退缩了,他不觉得自己能抵受住那句话。黎耀辉,让我们从头开始……咒语一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厌倦了,厌倦了这样的纠缠。不是我放弃你,而是你不能承受我的感情。
    呼……爱情,一摆到桌面上,便多了利益的纠缠。
    还是喜欢小张。黎耀辉在台北见到小张的家人,那时他说:“我明白他为什么能到处行走,因为他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容纳他。”这大概也是对何宝荣心理一种暗暗的分析。
    嗯,就是这样。

  第一次,高中,网上找到的视频,上来就是张梁一大段的床戏,奈何视频质量太差,影影绰绰的,纯属出于对leslie仰慕而看,情节大概懂。黎耀辉,不如我们重新来过,懵懂的难过。
  
  第二次,大一,,周末的晚上,突然很想看张国荣那张完美到极致的脸,终于找到了高清版,爱上这部片子,何宝荣的白色孤独与黎耀辉的蓝色忧伤在杜可风的慢镜头和摄影机的摇晃中映射出斑驳的光影,我在何宝荣整理香烟后痛哭的背影身后哭的稀里哗啦。
  第三次,大四,今年上半年,蓝光高清修复版的春光乍泄出来了,我又来看,清晰的镜头让人想哭,以前很多看不太清的镜头也清晰地呈现出来,可是,我竟然怀念以前那个模模糊糊的视频。再一次,我躲在何宝荣身后怀念起我自己的触情生情。
  
  总是觉得,站在瀑布下的应该是两个人。
  
  两个人,那另一个人在哪里呢?

本文由万国彩票发布于音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春光乍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