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悲哀

历史就是一个反复分合的轮回,而处在轮回节点的末世必然充满悲哀。

唉……自从我做完包皮手术以来,我就很久很久没有走出过我的“监狱”了。自从我再也没有踏出过房门,只能呆在房间里玩扑克牌、下国际象棋、听故事、读经典、背弟子规还有写作业。

末代皇帝溥仪悲哀的一生在影片中采用了现实和回忆交错的方式呈现,而他悲哀的一生在插叙的手法下刚好被分成四段:幼年皇帝时期,傀儡皇帝时期,苏联战俘改造时期,文革时期。

在溥仪三岁时他便已登基成帝,登基当日,黄色的门帘尤其显眼,充满了整个画面,黄色是属于帝王的颜色,在此象征着这个时期小溥仪的地位。这段时期的画面中自然光运用较多,且多为黄昏,这是溥仪作为皇宫人质的标志,也预示着清王朝走到了迟暮之年,即将灭亡。之后庄士敦的出现也无疑是对溥仪一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使他更加向往自由,但他的身份就是最大的悲哀。他冲着士兵大喊:“open the door”没有人会开门,他朝着乳母追去却永远追不到她,这就是他的悲哀。

溥仪出宫后带着他的不甘想重新成为皇帝,他便选择了成为日本的傀儡皇帝。这个时期的溥仪不再像幼时不懂分寸,面对妻子的离开他只是轻声喊了一句:“open the door”却又匆匆离开,这一时期的色调就如同溥仪的心境,越来越冷,偏蓝的色调暗示着人物悲惨的命运和溥仪心性的改变。和前一时期相比,溥仪心中残存的属于皇帝的骄傲已慢慢磨去。还留在他骨子里的是帝王家的娇生惯养,他的身份在这个时代下本就是不伦不类。

从苏联战俘到改造时期,溥仪多次被审问,审问过程的色调由冷慢慢转暖,自然光反映着季节的转变和岁月的变迁。眨眼间过去近十年,溥仪的心境在环境改变和时代下慢慢改变,他骨子里皇族血统的一些东西在慢慢消失,他在被改造是十年间被同化,被阉割,对于他的过去,他从一开始的反抗,狡辩到顺从,这是他的悲哀,他已不能再做回真正的自己。

本文由万国彩票发布于音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末世悲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