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陵十三钗》到《金陵十三钗》

观影时间:12月19日
作业时间:12月20日

终于去看了《金陵十三钗》,从去年无意间在图书馆的过刊室翻到发表在《小说月报》上的《金陵十三钗》开始,便一直在等待。一般情况下,等待越久,期盼越深,心中的期望值就越高,往往失望就会越大。

影片讲诉了二战身陷南京的约翰•米勒解救南京学生与妓女的故事。故事围绕着“约翰•米勒能成功带他们逃离南京”展开。电影长达145分钟,约翰•米勒为主角,长谷川大佐为对手,其中以约翰•米勒如何带她们逃脱为主线,其他几支旁线则依次,女学生与妓女之间存在偏见的矛盾,约翰•米勒与玉墨之间的感情戏,约翰•米勒与以书娟为代表女学生之间的发展,书娟爸爸与书娟之间的矛盾,中国军队、南京人与日本军之间的冲突。这样平均分下来,2个多小时的时间讲诉的这部片子已然成为浩然的大片级别,此片主旨落在人道主义与情谊上,二战只是一个背景,且老谋子在日本军队的刻画上显然有不得罪之处,用长谷川大佐的角度对残暴行为进行了辩解。

      所以坐在电影院里心情多少有些忐忑。当时初逢,文字给我的震撼太大,但开始吸引我决定看下去的并非题目,而是作者。如果有人问我最喜欢的作家是谁的时候,我会说张爱玲,如果那人接着问,还有呢,我便会说,严歌苓。严歌苓是以写作海外移民题材而在文坛确立地位的,这些作品如其代表作《少女小渔》,开拓了我国当代文学的新的写作空间:在强烈的文化碰撞中展现文化差异、生存状态以及人性之美。而我打心眼里爱不释手的,是她之后写作的《小姨多鹤》《一个女人的史诗》《第九个寡妇》等作品。无论是前者或是后者,无论表达的主题如何,故事怎样,严歌苓都能游刃有余的驾驭的很好。灵动的修辞,生动的对话,鲜活的人物,严歌苓的好处还有很多,但最令我赞叹的,却是她对女性人物的描写。

一直在纠结三幕或五幕,按时长与情节算来,最终还是归为五幕。第一幕至佟大为送小兵进教堂后,守教堂为止。

       严歌苓擅长写女性,她笔下的女性如《少女小渔》中的小渔,《第九个寡妇》中的王葡萄,《小姨多鹤》中得多鹤,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便是不为主流,却保有鲜活的生命力与美好的人性。之前也有严歌苓的作品改编为影视剧,却无一不被我狠狠否定,笔下的人物化为真人,无论女演员如何尽力演绎,皆有缺斤少两的残缺之感。这些便略过了不提也罢。

第二幕截止在佟大为所演的李教官死为止。第二幕所进行的情感铺垫很强烈。影片的第一个镜头便是书娟在弥漫烟火的南京街头奔跑,并用旁白的方式交代了背景,第二分钟男主登场,同样是追杀戏,运用了巧妙地场景以及戏剧冲突,成功逃脱并与书娟相遇。贝尔跳落面粉堆采用了慢镜头形式,眼睛特写以及墙倒塌压死日本兵的几个镜头都超越了以往的中国拍片形式,这点上很有国际范,可以说整部片子以大的历史背景,以极小的切入口,讲诉了一个大的主题意义。此外,约翰的人物定位,就如采访主创所说的这个人物的转变是最突出也是最深刻的。整部片子戏剧性情节及冲突非常多,着重细节,潜文本非常之多,尾部的截然而止让人意犹未尽,如有缺点,那可能就是时长问题,如果能够压缩到2小时,情节会更紧凑,对于贝尔的描写也会更集中。第二幕中,有我在这部电影最喜欢的一场,便是日本军冲入教堂追赶女学生。这场戏设置的非常巧妙,风花雪月中的妓女躲在地窖,冰清玉洁的女学生却即将玷污,这些纯洁的青春在恐惧的狂叫。躲在图书馆那段,女学生们拼命堆书,躲藏在桌子底下,当饥渴若狂的日本兵猖狂的推门,书本逐本掉落,特写以及慢镜头的方式,撞开的不仅只是门而已,打开的也是女学生们死亡的道路。第二幕的情节点,约翰开始动摇了,并帮助了学生们。而李教官在关键时刻打枪引出了日本兵。不同枪林弹雨,李教官这个角色设置的充满了指挥与勇敢,佟大为除了有几场戏太过,其他的都发挥的还不错。随着李教官一跃,也即结束了漫长而又精彩纷呈的第二幕。

     《金陵十三钗》是中篇,如果说长篇小说已将人物形象深深刻入读者心中,那么中篇塑造的人物虽然亦是深刻典型,但刚勾出一个轮廓,略略的描了几笔生动神态,还留了空间予读者想象。因此玉墨的形象勾勒出来,也还有空间给导演去二次创造。文中的玉墨作为秦淮女人表现的要更为彻底一些,她在年轻时与书娟的父亲有过一段情,作者并不回避她作为妓女的不那么单纯的动机,也并不为她安排一个高贵的过去。作者甚至安排了书娟的仇恨和鄙夷来衬出玉墨的风尘:无论外貌举动可以多么像大家闺秀,在书娟的眼中,她便心虚地自暴自弃起来。在看到几个军人被日本军处死,她又伤心地肝肠寸断,她说她爱这几个男人,每一个都爱,爱到了骨子里。这也许是作者欲扬先抑的手法,也许是让读者对这些卖笑女子的风光又凄恻生涯给予些同情,又或是隐隐地要透出这女子善良的内核和纯真的本性。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玉墨这个秦淮河女子的风情万种与复杂心理就这么勾勒出来,并以另一种方式在金陵,荡气回肠地活了一回。

第三幕即,对手长谷川大佐登场。这场戏少了动作上的剧烈冲突,多了心理暗示与情感戏。两个妓女跑回妓院那段,有些过长,在此得知悲惨的结局也即第三幕的结束。这段的描写拉低了第二段主角的人物集中描写,贝尔的戏份集中在了与女主的谈情说爱,与如何修车的问题。

       是巧合还是缘分。张艺谋亦是一个很会拍女人的导演。从巩俐,到章子怡,再到今天的倪妮,我想说张艺谋看女人的眼光不是一般的厉害。而他所塑造的女人们,与严歌苓笔下的女人就这么不经意的重合起来,同样带着原始的野性美,同样拥有强烈的生命力,比如《大红灯笼高高挂》中得巩俐,《我的父亲母亲》中得章子怡,这些女人美到了骨子里去。如今的倪妮,不能不说是张艺谋的又一杰作,冷艳、热烈,穿上艳丽的旗袍,几个动作,便把人的魂勾了去。张艺谋在电影中不得不赋予玉墨高贵的过去与不同凡响的才华,因为电影不同于文字,观众很难在短短两个小时去理解并谅解一个彻底的妓女,虽然消减了玉墨多样性格的光彩,但也算改编的契合,严歌苓的玉墨与张艺谋的玉墨,可以说,是一种成功的转换。

转折点发生在长谷川大佐邀请教堂女学生参加庆功宴。这段约翰的对于拒绝的说辞可信度高且深入人心。第四幕学生相约集体自杀这段亦是我最喜欢的第二部分。阴暗的天空四下寂静吓人,荒凉空旷的教堂外守候着日本兵,女学生相互扶持站上高塔自杀,十三钗与约翰极力阻止却又不敢声张,这种环境以及气氛的相互对比,人物心理的相遇对比,死亡的气息与胜利的蔓延,这场戏已经拍出了一定的境界,无声胜有声,此段的隐喻远超过枪弹炮火的冲突。在十三钗决定代替,第二幕结束,即第三幕揭开。

       另外,张艺谋对原著所作改编主要有几点,一是将真神父改为了假神父,二是将远在国外的书娟父亲调到了南京当汉奸,三是删去了玉墨与书娟父亲的感情,四是增加了玉墨与假神父的感情。这些改编我认为还是比较有意义并成功的,将真神父的责任与善良改为了假神父的人性美,书娟父亲成为汉奸之后也在尽力帮助神父拯救女学生们,这些改编,都让影片的主题更加的集中起来:突出战争中的人性美。

第五幕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约翰、十三钗的本职发挥,而这个戏剧性情节的设置,已然与首尾呼应。最后一幕落在十三钗上可说明整部基调。贝尔虽为男主,但实际这是部讲诉中国人的故事,影片内海外影片外的宣传,贝尔的功能则是他的西方脸。学生最厌恶的妓女,却由于她们住进教堂,反而救了女学生的性命。这是够讽刺的。金陵拍的有水平,不仅体现在浩大的场面与其噱头爆破场面,此片各种手法的运用、二战以及素材、情节巧妙地设置、细节的安排都推动了情节的极大发展,这也正是引起观众呼应的最根本因素。

       总之,从《金陵十三钗》到《金陵十三钗》,我认为,还是一次比较成功的改编的。还是想也许略有偏颇的说一句,影片的成功一半要归于严歌苓精彩的原著。

本文由万国彩票发布于音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从《金陵十三钗》到《金陵十三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