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

温氏横行,生灵涂炭。江湖仙门义士发动“射日之征”,合力讨伐温氏。“夷陵老祖”魏无羡虽在推翻温氏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却因修非常道且太过强大而遭人忌惮坑害,致万人唾骂,被情同手足的师弟带人端了老巢,身陨形灭…… 十三年后,魏无羡被人献舍,并再度与姑苏蓝氏蓝忘机、云梦江氏江澄等旧人相遇,前尘谜团未消,江湖疑云再起。   而这一切恩怨情仇,都要从他们少年时说起…… 很好的一部漫,情节跌宕起伏,其中多用插叙,生动形象地刻画人物形象。开头便布下悬念,给人以扑朔迷离之感,使主人翁侠肝义胆的形象逐渐被人们发现;另外小说中的感情线亦是一大看点,打破常规以及流言的束缚,让很多人期待两人后来的发展,从而向人们表达有梦就去追的感想。虽略有改动,但不得不说也很是令人期待的一部漫,毕竟他贯彻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展现了中华民族精神:勤劳勇敢、自强不息;最后,视觉上也是一大享受,外貌无可挑剔,杰大的配音也让人瞬间进入人物情境中,耐人寻味!

   “孩子,外面的天气很冷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港岛妹妹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是啊,好像只有零上两摄氏度。”

  “难怪俺这手总是暖和不起来。”

  “要不您充个热水袋子。”“现在充了,晚上进被窝睡觉的时候水就凉了。”

  “那时可以再充啊。”“俺一个老太婆过日子,还是节约一点儿吧。”

  “可您不是冷吗?”“俺搓一搓算了。”这是我和李淑贞老人的第一次通话,她是郭兴福的遗孀。

  郭兴福,山东邹平县人,1930年出生在一个贫农家庭,幼年丧父,家中生活困苦,只读过3个月书。上个世纪60年代初,创立“郭兴福教学法”的他,名满全军,并直接推动了当年轰轰烈烈的全军大比武运动。

  “文革”开始后,郭兴福教学法被污蔑为“黑样板”,脾气刚烈的郭兴福和李淑贞商量,用全家集体自杀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对抗。

  3个孩子死了,他和李淑贞还活着。

  造反派将郭兴福夫妇关进牢房。1979年,备受磨难的郭兴福被无罪释放,在南京军区高级步校战术研究室任职。

  1985年8月27日,他骑自行车外出,被一辆汽 车撞倒,当场身亡。人们从他军装上衣的口袋里,只找到一张罗瑞卿大将的黑白照片。

  2007年1月7日,寒风如缕如丝。南京城西某部队干休所。

  眼前的李淑贞,年过七旬,瘦小,头发花白,满脸的皱纹。见到我,她略微迟钝地伸出手,用纯正的山东腔说:“你来啦。”

  我紧紧握了那双苍老又粗糙的手,很冷,像冰。

  李淑贞印象

  “前不久中央电视台一个什么栏目的人来找我,希望俺能去北京做节目,俺直接拒绝了。这些年,很多家媒体都找过俺。可是有几个人是真正关心俺的呢?”

  在采访老人之前,我心里非常矛盾——

  追寻郭兴福后来的故事,势必要采访他的遗孀,但对于那段流淌着鲜血与泪水的黑色记忆,谁又能平静面对?

  我做好了吃闭门羹的准备,拨通老人家里的电话。

  “俺双休日一般都出去,去(认养的)女儿那里,你要是来,星期一到星期五的下午来吧。上午俺要出去买菜啊,做运动啊。年龄大了,身体不太好,有高血压。俺告诉你,你可以坐公共汽车过来,一下车就能看到俺们干休所了,门口有个修自行车的……”

  在电话里,善良的老人答应接受采访,她热心而详细地描述着自己家的方位,生怕记者找不到。老人习惯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非常充实。

  “俺一个人生活,家里用不着豪华装修,这样就不错了。这些年,俺一直是靠自己的工资过日子,还凑合。说实话,这两天俺心情特别不好。”

  老人的家,几乎没有装修,客厅里只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可以用“寒酸”来形容。整个采访过程中,老人几乎没有笑容,甚至有些心事重重,她的语速很快,一边说,一边用力搓搓自己的手。

  “这两天,天气冷了,俺的牙特别疼。女儿劝俺去医院,俺也知道有病就要找医生,可医院哪是俺去的地儿啊,俺的收入又不高,一个月就千把块钱,还是少去比较好啊。说到这儿,我心里不舒服啊,前两天院子里其他人签字拿钱,没有人想到我一个老太婆子。”

  后据我的了解,李淑贞老人口中的签字拿钱,是部队给师以上离休干部补发的房屋面积补差款,郭兴福去世时只是一个团级干部,部队考虑到他生前的特殊贡献,才破格安排李淑贞住进了干休所,她也不能享有这项福利。

  “哎呀,俺这心情越说越糟,姑娘啊,没有什么事你就先走吧,俺想进房间躺一会儿。等俺心情好起来的时候,你再来,俺那个时候会和你讲个三天三夜。现在俺不想讲话了,你走吧。”

  就这样,老人把我送出了家门,依然没有笑容,甚至有些冷漠。

  过了一段时间,记者试图再联系老人继续采访,她以心情不好为由,婉拒。

  “那个指挥训练的是谁?”

  整个采访过程中,李淑贞老人只提到了一次丈夫,称作“老郭”。这个她一带而过的名字,在上世纪60年代,和“全军大比武运动”紧密相连,家喻户晓。

  郭兴福家境贫寒,1942年他12岁时,为了混一口饭吃,到国民党一个保安团当了勤务兵。1948年9月,我军解放济南,郭兴福参加了解放军,被分到华东野战军第13纵队当战士,先后参加了淮海、渡江、淞沪、漳厦战役,因作战勇敢,立过三等战功。

  1951年2月,21岁的郭兴福到第十四步兵学校深造。在步兵学校4年多的时间里,他学习刻苦,毕业成绩被学校定为“上等”,毕业后被分配到南京军区某师军士教导营任排长。在军士教导营工作的4年里,他把分队战术和技术训练摸了个透熟。

  1961年初,某军军长李德生带着工作组来到郭兴福所在的某团二连蹲点,隔天上午就到了训练场。

  长空白云乱飞,山坡上人影幢幢。战士们挖了几条堑壕,里面插着几个稻草绑的草靶,权且当作“敌人”。堑壕正前方70米开外,十来个战士一字儿摆开,准备到堑壕下面训练冲击动作。

  队列前面,站着一个一米八出头的彪形大汉,虎背熊腰,黝黑的脸孔,洪钟般的声音,腰间挂着手枪,腰皮带上插着一面小红旗,手里端着步枪。他发话了:“上面我讲了冲击动作‘勇’、‘猛’、‘准’的要领,现在来讲‘狠’字。”他用手向前一指:

  “堑壕里面就是敌人,我们对敌人要不要狠?”“要狠!”战士们异口同声。“那个指挥训练的是谁?”李德生问身边随同的作训参谋。

  “二连副,郭兴福。”当天晚上,李德生与其他同志研究决定,在二连进行从单兵、小组到班战术的训练改革试验。同时,确定了3名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作战的干部任教练班长,郭兴福教小组战术。

  4个月过去,春暖花开,训练改革试验也有了眉目。大家认定郭兴福的小组战术教学改革比较成功,他随即被赋予新的任务——集中精力进行军事训练中最基本的单兵战术训练改革。这会儿,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智囊团”,军里抽调了4个参谋帮助郭兴福进行训练教学,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他们都进行认真研究推敲,并写出教学笔记,整理出来,在军里推广。

本文由万国彩票发布于万国彩票,转载请注明出处: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