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子,英子……

图片 1

  今年,英子二十九。

关注 393

  不大不小的年纪,女儿五岁、儿子好像刚一周而已,会歪歪扭扭的跟着英子要抱。

献吻 0

  一座小小的村庄,就是英子的战场:三五个已婚的、年纪相仿的姨妹嫂子,在一起论道着家长里短,谈论着自家或她家的是是非非;偶尔,三个人一合计想打个麻将,就三步两步抱着半岁的儿子,吃力的推开乳白色的卷闸门,半人高的度儿,硬生生的钻进去,倒也不忘护着胳肢窝儿的儿子,初冬的天气,孩子就冻着,隐隐约约又硌手的面儿,可能还有稀拉拉的清水鼻涕,‘轰……!’一声,又擤了回去……,也不耽误看着胳肢窝在的娘——兴冲冲的踏着地板,吆喝着组队打麻将……

献花 0

  不过……最常见的却不是这个,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怎么着……五六个孩儿他妈,却撑起了大戏台。——今儿,俺家孩儿他爹喝酒输了三百块,几个好姐妹一聚,塑料凳子一字排开早早候着、六块钱一斤的话梅瓜子儿,整个儿……十块钱,一大兜子,大红塑料袋儿一兜……三三两两,没到上午齐聚一堂,抱着,搂着,跟着跑着……呱呱呱,你方讲罢,我登场……我下了幕,就接着话儿,接着讲。

三好英子

  然后就是……明儿,她孩儿他爹耍赖出老千儿,被打破了头,又是……塑料凳子一字排开早早候着、六块钱一斤的话梅瓜子儿,整个儿……十块钱,一大兜子,大红塑料袋儿一兜……三三两两,没到上午齐聚一堂,抱着,搂着,跟着跑着…………

英文名:

  这是姨妹嫂子的日常,更是贯彻落实到英子的日常。她结婚了,大概……七年了……好像也是六年了……  岁月那么慢,却没给她依靠的把式,不,把式还是有的 ,真真假假的弄,谁又知道。

Eiko Miyoshi

  倒底,英子她

性别:

    也有梦……

  但到底,梦里梦,梦里醒来,还真是梦。她,也只不过在梦里走了一遭。

民族:

  还是这样,早起……孩子个个醒。女儿大,会自己穿,自己梳羊角辫儿;小崽子咿咿呀呀了,等着娘。她,没有工作——崽子们都是小,小到她找到了挣钱的门路,没到两天,就折回来——她觉得……没娘的崽子们,没人疼。

身高:


生日:

    她有一张好嘴儿。

体重:

  逢人都知道,她的嘴厉害。她没上过高中,不是成绩差,也不是家里太穷。她有一个好争的,凡事都要个为啥。老师姓宋,一个穷酸笔杆子儿,教书不咋地,有个坏毛病:买试卷。当然不是他掏钱!三五天,两三天来,就堂堂正正的走到上课用的讲台上,早自习刚起劲,一本书拿在手里不掀开,倒是拍在了讲台上。三毛五块,七钱六文的,像尿尿淌的一样,哩哩啦啦不尽不停。

生肖:

  这次是英子不同意了!

国籍:

  三句话没说完的功夫,不知哪飞来的一只笔,那个准儿的砸在人模人样的先生脑门儿上!

日本

  不知道是哪个土孩子弄的……

星座:

  先生也不恼,接着讲要掏钱的大事儿。整巴整巴拍讲台的课本,扣过来,翻到最后一面儿,拿着三块钱零钱,又揣进兜儿里。

出生地:

  这次是两块钱,三套卷子。

血型:

  毛孩子们叽叽喳喳,不想交。可是……必须交呀!摸摸手,呆呆地看着,看看先生,看看跟前儿的泥狗子,再看看另一只泥狗子。末儿了,手揣在屁股兜儿,又拿回来。开春了,猴孩子们脸上都是皱皱的春隔薄。

职 业:

    先生说,今儿下午交,最迟,明儿。

演员

  后来?没有后来啦!那,听说先生被骂了,一个十四五儿的女娃,还陲了口吐沫。

毕业院校:

  三四十岁,一个大男人,我去,被小娃娃给陲了吐沫……让人听了,真笑掉了门牙,连带着眼珠子也给要笑出了沫儿,可……没法了。

所属公司:

  还是那般说,先生姓宋,还挺感谢这姓儿。

代表作品:

  英子举着新发的课本儿,一股脑儿都扔给了穷酸先生,英子瘦,也没见几年里长几斤肉,不由来的力气,也让这大老爷们,一愣。英子,小,十几岁的眼睛里,也有反感和懦弱,愣是指着酸先生,骂他是‘老鳖’!连带着姓儿,喊出了节奏。

  ‘宋老鳖!日你妈!’

  ‘宋老鳖,瞎了眼,钱胀了你的兜儿,龟孙!’

  ‘我撕岔你!’

三楼的阳台,是窄的紧。一班里的猴孩子们,迎着着热闹,也上去,看着。

  也只是看热闹。

  一来二去,书包一拎,英子回家去了。

  英子倒不当紧,索性只是回家,挨了几顿打,爹打工在外,挨打了,也不如想象的那么没架势:刚晒干的毛巾又沾了井水,沉沉的,狠狠的甩在身上,觉得不够疼,把裤子也扯下来,朝着屁股,用力抽。

  ‘滚回去上课!’

  ‘不去!’

  ‘可是又皮痒?好好学习你不会,滚回去!’

  ‘宋老鳖湖海里拿钱塞自己兜里,我就要骂,龟孙!老鳖!’

  ‘疼不疼?!疼不疼?!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  ……

  ……

一晚上折腾,也没见着回学校,倒是学校里传开了,说是有个丫头指着黑先生骂,从一年级到六年级,个个班里学话,

  ‘ 宋老鳖!日你妈!’

  ‘宋老鳖,瞎了眼,钱胀了你的兜儿,龟孙!’

  ‘我撕岔你!’

  ……

  校方压不住,星期一校会,还专门取消了这周应有的,改为“不要乱收学生的杂费”,一时间,英子,这个女娃儿被高举了起来。

  上门,赔礼道歉。

  谁上门?谁道歉来?!

  宋老鳖,不,宋老师,拎着东西,看望。

  英子回学校了。

正当下课,猴孩子们围着,然后,看着英子拿着上次没拿完儿的书,一搭眼,从黑板后抽出一只笔,又走了。

  英子辍学了。再也没回来,回学校。

  三四年儿,等着一届届的青涩娃子们走光光,这事儿,才算有了一个算完整的。

本文由万国彩票发布于时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英子,英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