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获得的自由:Pickle Rick的逃避

无法获得的自由

近期在读有关弗洛姆的作品,其中一本是他的《逃避自由》,比较感兴趣的部分,就是他在谈人是如何从母体中逃出来,开始走向自由,又是在寻求自由的过程中,如何面对孤寂感和不安全感,再次逃避自由。而人唯一可以选择逃避自由的方式,就是爱与劳动。

rick 有着掌控一切的智力,他发明、创造、甚至以毁灭的方式改变现实,使世界满足他的意志。可以说他是一个获得了最大限度自由的人。

当代人的生存与之前的人相比,或许心理压力大于生理压力。随着人类的不断发展,人们的使用工具逐渐被新的工具取代之后,人类开始走向另一个挑战。而远离故土,成为当代人的选择之一。

而刚刚经历婚姻失败的 Beth 则是在这个矛盾重重的家庭面前显得无助。Beth 对她父亲 Rick 对爱是混乱的,在童年时被 rick 抛弃并没有让她憎恨 rick,相反却更加崇敬。她羡慕 Rick 遇到问题可以一走了之,不用面对。这是一个普通人想要获得最大自由,一个没有任何复杂困难的世界。然而现实并不是这样,Beth 必须要在婚姻与父亲两者选择,她必须要选择面对令她糟糕的心理状态,她需要完成学校交给她的不得不做心理咨询,她必须选择在这样的一个尴尬环境中面对真相。其实她从一开始就明白 Rick 在逃避心理咨询,她知道对父亲心理依赖。但她宁愿相信自己编出来的谎话,因为掩盖问题是弱者解决问题的一贯方式。

一方面带着探索新世界的理想,另一方面也是逐渐开始选择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向往自由的同时,也就是离开故土的那一刻,实际上也是一种心灵的历练,从中伴有痛苦和孤独。但有些人可以自我消化,自我调节,但有些人却不能通过调适,而选择了回乡。

上帝已死,Rick 是他自己的上帝,他可以变成一个黄瓜,甚至可以在最不可能的情况下依靠智力操控局势。正如心理医生 Wong 所说的,Rick 控制着一切,他不用像普通人一样被社会压力胁迫,不需要每天起来挤地铁,不需要忍气吞声地给老板汇报工作,不需要随时向同事挤出笑容,在他的世界里他可以卸下一切伪装,没有任何负担地出自个人喜好地行动。正如 Rick 讨厌政府,再没有任何人或者组织可以凌驾于他之上。Rick 的强大、他所拥有的“无限自由”却无法帮助他获得面对内心的坦然。对待家庭的责任,面对自己内心的压力让强大的 Rick 选择逃避,正是 Rick 矛盾之处,绝对自由的 Rick 唯有面对内心时才不是自由的。

人在某些时刻,特别是成人之后,就更想摆脱精神上的束缚,比如娶妻生子等等的生活轨迹,想要从母亲的庇护下真正挣脱出来,而不是继续被保护。而离开是最好的方式,在这其中,也会对曾经的生长之地有所留恋,但这毕竟是暂时的。另一方面,经历了在异乡生活的各种挫折和苦难之后,人又开始对自身和环境产生质疑。

与自由相对,我们普通人,时时刻刻需要选择。选择就是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所说的一种不自由,因为选择是以牺牲另外一种可能性为前提的。那些选择离开热闹的北京上海,来到中小城市的安家的人体会最深。无论你选择如何逃避,但最终,你无论如何都需要做出选择。这其实最明显不过,动画中,Wong 医生的一些病人竟然是有吃屎癖好的人,作为观众我们很容易明白吃屎的荒诞性,但是我们看不到自己时常表现出的同等的荒诞性。Beth 迫于 Wong 医生的压力,出于无奈不得不面对自己的糟糕的处境,但这也只有短短一瞬间。在 Rick 的提议下,从心理诊所刚走出来的 Beth 又选择一个她最最熟悉不过的事情:在酒精中逃避她承担不了的现实。真是编剧对真实的人生最大的嘲弄。

这种质疑直到人的整体状态达到一种理想的、相对稳定的时候,才会逐渐消解。如果缺少了这一的状态,人还会处于不安全之中,也就开始逃避自由。想再次回到庇护所之中,免除对个体内心,来自外界的伤害。

本文由万国彩票发布于明星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无法获得的自由:Pickle Rick的逃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