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工作细胞》开始乱说

现在,日本动漫剧《工作细胞》仅仅播出两集就引起了极大的反响,B站的点播率和播放量更是居高不下,B站评分高达9.8,豆瓣评分9.2。《工作细胞》会引发广泛好评,我们国漫剧市场又该从中得到什么反思与教益?

《工作细胞》所选的题材不可谓不冷。一说起人体内的细胞,大家可能第一形象就是高中生物课本里各种奇形怪状的细胞图,选这类素材作为动漫的底本自然不讨喜,可是,《工作细胞》颠覆了人们对人体细胞的认知,细胞被人化,各种细胞都有各自性格,而且动漫里的角色设定与事件起始都起源于我们的日常生活,观众接受度也高。

“你说鬼会拉屎吗?”

作为一部科普片,《工作细胞》既有动漫的鲜活也有科普纪录片式的严谨,在人物对话中自然而然地插入地插入了科普知识。不得不说,中国动漫在这方面仍然是一块短板。同样是身体里面的细胞,曾经中国也有相类似的尝试,我记忆中最深刻的就是蓝猫淘气系列的尝试。《蓝猫淘气特工队》的尝试并不算一次失败的尝试,在我眼里它也不逊色于《工作细胞》。

林希看了我一眼,没理我。

可是,这已经是八年前的片子了,时代在进步,日漫的表达方式也在随着时代在进步,可是中国的动漫剧却并没有随着时代的进步在发展。喜羊羊与熊大熊二霸屏多年,如今的孩子在电视上也很难看到高质动漫剧。而网络动漫剧制作也参差不齐,不可否认其中有精品,可是令人无力吐槽之作也频频闪现到观众眼前,甚至在动漫市场中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制作人的粗制滥造之作看似可以赚的盆满钵满实则是把观众当傻子看待。

林希是我的同事。从毕业后找工作相识也不过几个月。肯定不知道我大学寝室的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夜独者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转着笔,思考着进阶问题:鬼到底是什么构成:类似于动物,需要吃喝拉撒;还是像故事中那样只是魂体?

应该没人知道。

除去她。

第一次见她,是大一。

入学的第一晚便被她压床。

她是鬼。

她后来说:“没见过有人被鬼压床一点都不挣扎的。”

我笑笑:“要是高三一年天天被鬼压床你也波澜不惊。只是没想到换了地方,还能有此体验。”

之后的发展就脱离了剧本。

她出声问我:“你为什么不挣扎下?”

我便醒了,不能动,因为她还压在上面。

我没有吵闹,也不知当时脑子怎么想,回答道:“动也没什么意义,你在上面啊。”

她后来辩解:“我是新鬼,没抑制住好奇说话很正常的吗。”

又说:“哎,再说你为什么听见我说话不害怕啊?我很没成就感诶。”

我一直跟她说是因为我朦胧状态没反应过来。

但其实这只是一个原因。

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她的声音,十分好听。我本能的不认为那会害我。

后来的发展就是正常发展:新鬼抑制不住对人类眷念而总来找我,我则因为大一入学尚未有朋友而亲近她。

本文由万国彩票发布于明星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从《工作细胞》开始乱说

相关阅读